「為什麼我們淨了這麼久的沙灘,寶特瓶還是撿不完?」CircuPlus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黃暐程說,台灣幾乎每個週末都會有淨灘行動,但是垃圾量卻一直沒有降低,我們常在宣導垃圾回收再利用,但為什麼不是減少寶特瓶變垃圾的機會呢?

黃暐程和CircuPlus團隊今年以「CircuPlus 奉茶行動」,獲選為2020年總統盃黑客松五大卓越團隊之一,連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都盛讚,這是讓他印象深刻的減塑行動方案,還幽默化身為「唐奉茶」幫忙推廣這款「奉茶」App。從一開始的問題定義、資料整合到後期的宣傳行動,「CircuPlus 奉茶行動」又是如何克服當中的困難,讓原本分散在社會各處的涓涓能量匯流在一起,透過科技齊力促進社會共好的創新服務?

找出最根本的問題:你需要的是水還是寶特瓶?

近幾年,隨著環保意識提升,加上減塑政策的實施,減塑降廢的概念也漸被提倡,幾乎人人都有一個環保杯,但出門在外卻苦無地方裝水,就算有環保之心也無用武之地。

根據統計,台灣每年會使用45億個寶特瓶,其中有10億是瓶裝水,光是把這些瓶裝水疊在一起,竟然可以疊出49萬座101。如果台灣每人一年少買一次瓶裝水,就能減少2300萬個寶特瓶,減少的碳排放相當於五座大安森林公園的碳吸附量。「口渴了就到便利商店買瓶水,這種反射性的消費模式,最大的關鍵就是方便,」黃暐程說,如果裝水也能像買水一樣方便,民眾選擇免費裝水而不是花錢買水的可能性將大大提高。

黃暐程自己就曾經在研討會現場,遇上現場300人只能共用一台飲水機的窘況,「不是不想用環保杯,而是找不到水可以裝,」由此他找到了使用者的痛點,與團隊著手開發飲水共享地圖,結合公開的飲水站資訊與google地圖,設計出「奉茶」這個App,使用者只要打開App,就能找到離自己最近的供水站,「讓需要水的人和有水的人可以快速找到彼此」。

連結台灣在地情懷,使用者有感讓平台被「用起來」

然而,有好的理念還是要變現為經濟才能支持團隊營運下去,飲水地圖這樣的平台模式在台灣並非史無前例,但多因為使用人數不多而沒有成功發展。因此,奉茶行動的第一步就是要讓大家「用起來!」不只是要號召使用App找水的人,還要號召願意提供飲水資訊的人,以及願意加入奉茶行動的店家。

黃暐程說,「奉茶」取自台灣特有的文化意象,許多人聽到奉茶,腦中會聯想到路邊大樹底下擺著茶壼、茶桶,讓路人自行取用的敬茶方式,這是台灣早期十分常見的形象,也是特殊的共好文化,不用解釋也可以讓大家知道這款App做什麼用的,「如果今天取名為台灣飲水共享地圖絕對不會紅」黃暐程幽默的舉例說明。

除了情感號召,黃暐程也特別注意到趣味及便利等細節,以增加使用者的黏著度。例如,App中設計了點數收集的小遊戲,使用者每完成一次找水的行動,或是新增一次供水站資訊,都能得到點數鼓勵,像玩寶可夢遊戲一樣的破關快感。此外,地圖串接的是台灣人較常使用的google地圖,主要考量的也是使用者的使用習慣,以及便利性。「雖然Google花費的成本較高,但最重要的還是要讓大家好用。」黃暐程說。

另一方面,店家可以透過不同的合作模式,例如提供優惠或獎勵品,或是以廣告贊助的方式加入奉茶行動。使用者可以透過App中的小關卡累積點數,然後到合作店家兌換商品。對使用者而言,不僅可以喝到水,還能拿到獎品;對商家而言則是一種曝光管道。

黃暐程解釋,他想做的是一種永續行銷,透過議題的倡議,號召認同永續環境發展的使用者,接著透過各式活動曝光吸引更多行動參與者,這些行動參與者可以藉由各式行動任務,累積可兌換商品的點數,使用者在兌換品的同時,也是在幫店家導流,進而形成了「讓好人做好事支持好店家」的消費循環。

將台灣在地奉茶文化,透過科技的力量,化成群眾參與的實用行動裝置,也讓供水、裝水變成很酷的一件事。黃暐程分享,不只許多店家自發性佈置奉茶區,還看到許多極富巧思的奉茶裝置,更讓他想不到的是,繞島一周僅需一小時的綠島就有30多個奉茶站,甚至許多私營商家都加入響應行列。

公私資源結盟,互助互利才能永續共好

目前飲水地圖的奉茶站約有七千個點,團隊預期將在年底突破一萬個站點。黃暐程坦言,今年初參與2020總統盃黑客松競賽,在競賽過程中與環保署的合作,是一個新的契機。他回憶,當初所幸有環保署加入支援的行列,出面協調各縣市環保局提供各地飲水站資料,不僅讓奉茶點的資訊可以更加完備,相關的報導宣傳效應,也讓App的下載率及使用率都有顯著的成長。黃暐程認為,如同唐鳳所述,社會部門給方向,政府部門給能量,只要兩者的目標是一樣的進度就會很快。

黃暐程認為,循環經濟的本質是重新思考人類與資源之間的關係,進一步改變生產與消費模式,銷售端不再是販售產品來賺錢,而是提供服務,而消費者也需學習「使用代替擁有」的生活文化。例如,奉茶行動強調的是平台、取水者與供水者三方的互助互利模式,取水者只要「裝水打卡」就有機會兌換指定商品或折扣禮券;對提供飲水的店家來說,藉由與平台的合作,可以提高曝光率,並帶來消費者。將平台的使用能動力轉換為有曝光度的行銷管道,在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中獲利。

黃暐程說,環保不一定要訴諸於悲情或責備式溝通,透過趣味性的品牌形象與使用者體驗,也能實踐所減塑降廢的環保行動,只要符合使用與滿足,自然有成就!